一蓑烟雨任平生

纪念腿疼依旧坚持爬红螺寺的春日

留白